s  
當前位置:首頁 > 舞文弄墨 > 正文

第21卷第12節 追蹤

時間:2019-11-20 12:04:23 來源:www.hdwyzxw.cn 作者:正耀網 閱讀:
  蛋蛋把手探進夾克衫的內側的口袋拿了一捆50元的鈔票遞給武夷山人。同時給武夷山人看了自己的介紹信和主教大人的虎符信物。這個信物是李白司機的,雖然他已經死了。這是蛋蛋第二次看到它。
  武夷山人檢查了一下虎符,問這是誰的虎符。蛋蛋說錢多多的,李白的司機。武夷山人看了他還一會兒,然后點點頭。蛋蛋都被他看毛了,問有什么問題嗎?武夷山人說沒有。盡管這個虎符上的密碼標號是屬于是王大義的。
  “我怎么聯系你?”蛋蛋問。
  武夷山人想了一會兒,說:“公交車旁邊的農貿市場吧,下午五點到六點,我等你。如果你不來,我就當作交易取消了。定金是不退的,你可想好了。”
  有消息說小春被鄭樹德、瘦猴裹挾著來到了建甌,并在武夷山周邊地區分散逃走了,其中鄭樹德負責引開追兵,瘦猴看著小春躲藏了起來。蛋蛋通過中情局的情報網了解到了這些,他今天是來武夷山不是來旅游的,是來找人的,這個武夷山人不是中情局的人,他是小墨,他說他見過類似于瘦猴和小春的一男一女的夫妻到了武夷山。
  導游正在滔滔不絕地為其他游客介紹著旅游路線和各個旅游景點的精華,并一再叮囑要購買紀念物,如果什么紀念物都不需要,那么武夷巖茶和其他的本地土特產還是要支持一下的。
  跟導游說一下,他怕熱,不想爬天柱山了,等明天游玩九曲溪的時候,他再去,他想看看神女峰。導游同意,交代了一些事,之后,蛋蛋便離開了。
  巨大的廣場西側的購物街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就坐在街角的咖啡館的二樓,這里是這條街轉折的地方,可以看到廣場、東側的一排排酒店和購物街的兩頭。這是一個很有利的位置,向下的視線會被一棵濃密的菩提樹樹冠擋住一部分,但別人看不見他坐在這個地方。坐了老半天,沒什么發現,蛋蛋覺得很失望,付完錢就離開了。
  購物街的西面是公路,公路邊西側有一個公交車停靠站,公交站兩側延伸出一排二至三層的小樓,其中有些裝修很好,明顯是招徠生意的民居和農家樂,公交站后邊還有星星點點的民居,如果瘦猴和小春來到這里,尋找民居入住,這里是最好的選擇。公路邊的房子是不可能的,比較顯眼,公交站后邊的頭三幢房子可以,不過那里到公交站距離小了些。再往里的話......再遠的話,距離也太遠了,要逃走,搭車不方便。蛋蛋決定先勘察一下距離公交站北邊路邊的房子。那里的住戶可以到路邊截住過往的車輛,甚至是旅游車。蛋蛋賭瘦猴一定會往北走。
  公家車站旁邊有一個農貿市場,里頭的攤販都是農民打扮,油膩的帽子,一雙磨損得很厲害的鞋,一條不太干凈的褲子,不合身的衣服,賣的都是土特產,蘑菇、竹筍、竹鼠干什么的。這里大部分的客人是游客,精明的游客不到導游指定的商店購買,跑到這個農貿市場購買,便宜好多,還可以砍價。
  他像游客一樣,傲慢地在市場里閑逛。一個小眼睛的年輕人朝蛋蛋走來,眼睛朝蛋蛋眨幾下,示意他手里隱藏著的一封信。他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但這也沒什么不對。約好了在這里見面的,而且他也不可能注意到這些蚊子,他們跟老百姓是一模一樣的。他們就是老百姓。
  “呃,有封信,先生。是給你的……我們這兒有你說的那個小個子,但沒看見你說的那個女人。這里頭有你要的信息,你自己看吧。”
  這個信息很糟糕。蛋蛋劈手拿過這封信,盯著寫得很潦草的地址。現在幾乎沒人寫信了,有什么要緊事,大家都發送短信或者打電話,可見這封信是個大事。
  這棟建筑實在是相當奇怪,走廊只有一條,此外就只有兩旁的鐵門而已。盡頭是電梯,右邊則是螺旋階梯。三樓,走樓梯可以,搭成電梯也成。
  三樓,電梯東面的一個房間里,瘦猴開始扯直了喉嚨尖叫起來。他快要發瘋了。他被逼得受不了,死亡的威脅。他向四周看了看,想尋找一件武器,把對面的這個人砍個粉碎,一分鐘也不允許他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但是身邊并沒有任何合手的武器,他手槍被踢掉了,匕首也被敵人抓住手臂,生生給奪了去。他在屋里亂翻一氣,不知為什么還是什么也沒有找到。他簡直發狂了,敵人像眼鏡蛇一樣,對著他左一下右一下,要不是他躲閃及時,早就被捅一個窟窿了。人的肉軟得跟爛泥似的,哪受得了匕首的沖刺呀。最后他終于找到了他一把螺絲刀。他一把把螺絲刀抄起來,發出一聲勝利的喊叫,象擎著一把匕首似地向敵人刺去。
  敵人跟他一樣激動,四只手拼命揮舞著,也不知誰扎中了誰,哪個受傷更厲害。他抬起一只胳臂,仿佛要扎下來的樣子,接著,突然把手一松,螺絲刀哐啷一聲掉在地上。他望著敵人,聲音顫抖地哼了哼,沒有說話。
  “快說啊!”敵人勝利了,催他道。
  “我不清楚當時是怎么回事,她想逃跑,我抓住了她,正當我要在她身上戳個大洞的時候,當我已經抬起胳臂正準備往下扎的時候,突然間我好象看見它了。”
  “見鬼,你這個混蛋,到底看見什么了?”
  “一個肚子。她的肚子有點鼓了,在動,她懷孕了,我不能殺了她。我害怕了。”
  蛋蛋放開了瘦猴,張著大嘴,一對眼珠似乎都要凸出來了。“她懷孕了……”
  “那是真的。我早就知道她懷孕了,鄭樹德的,在地下室那會兒,看不出來,現在能看出來一點了。我一下子被她的肚子震駭住了。我犯了一樁樁可怕的罪行。但我沒干過這樣的。我移動了一下身體,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沒錯,是這樣的。我渾身打著冷戰。”
  “那之后呢?之后,她怎樣啦?”蛋蛋幾乎是在吼叫。
  “我放她走了。我自己也被人追,我......我不能帶著一個孕婦逃跑,那是跑不掉的,我......”
  激動著瘦猴的那種感受不像有假,這能體會得到。他說的這些話把蛋蛋打動了。蛋蛋好象突然被帶進一個全部事物的價值都改變了的世界里,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好象一個到了異鄉的陌生人,在那里,一個人對于他所熟悉的事物的各種反應都與過去的不同了。
  瘦猴看到了蛋蛋的反應,也看到了事情正在改觀,有生存的希望,因此盡量想把他見到的情景和所想的描述給蛋蛋聽,但是他說得前言不搭后語,但許多意思都能推測出來。瘦猴表達的是一種他過去從來沒經歷過的感覺,如果用一般的言語,他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來。他像是一個神秘主義者費力地宣講一個無法言傳的道理。但是有一件事蛋蛋還是清楚的:人們動不動就談生命,實際上對這個詞并不理解;這個詞已經使用得太濫,失去了原有的力量;因為成千上萬的瑣屑事物都分享了“生命”的稱號,這個詞已經被剝奪掉它的崇高的含義了。
  一個人,一只狗,一件藝術品,什么東西人們都用“生命”來形容,當他們面對面地遇到真正的生命時,反而認不出它來了。毫無價值的虛假夸大使人們的感受力變得遲鈍不堪。正如一個文物造假分子有時也會感覺到自己是在無中生有地偽造某件器物的精神價值一樣,人們已經失掉了他們對生存的恐懼。但是瘦猴,這位本性無法改變的小丑,面對死亡時對于生命卻有著真摯的愛和理解,正像他的靈魂也是誠實、真摯的一樣。對他說來,生命就像虔誠教徒心目中的上帝一樣;一旦他見到生命的對立面,真正死亡,他變得恐懼萬分。
  “……小春離開前,她說什么沒有?”
  “她說她可以給我做牛做馬,但是現在別殺了她,她愿意同我到任何地方去。”
  蛋蛋渾身麻木,愣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直勾勾地望著瘦猴。
  “那......之前呢?她還說什么?”好一會兒,頭皮發麻的蛋蛋問。
  “沒有,見我答應放她走,她笑了。我猜想她一定覺得我這個人非常蠢。我說我沒有那么多閑工夫,趕緊走。”
  蛋蛋真希望瘦猴接受小春的邀請。她那樣一個身子,接下來的這條路可怎么走呀?還有她的孩子,他將如何面對這樣的生命呢?
  “她把項鏈送給我了。”瘦猴把脖子上的項鏈扯下來,遞給蛋蛋。蛋蛋沒要,說拿著吧,那是她送給你的,感謝你的。
  蛋蛋和瘦猴都知道當時小春為什么要那樣做。他們和好了,不再做生死的搏斗,反而幫對方處理了一下傷口。
  有好大一會兒,瘦猴和蛋蛋兩人都沒有說話,各想各的事。
  “你就這么讓她一個人自己走了?”蛋蛋突然醒過來,爆喝一聲,差點動手。
  瘦猴趕緊做出防備動作,心有不甘心地問道:“那......那你還想要我怎樣?我也被人追呃,那些媚眼的保安,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比小蟲子還野蠻耶。我自己也有一大堆東西要帶走,這是我的全部家當,除了這些,在這個世界上我什么財產也沒有了。”
  老天是以慈悲為懷的!她終究會再度挑起生活的擔子來的。她還年輕,她還是個山妹子,一段慘痛遭遇沒那么容易打垮她,她會沒事的。
  束縛著的瘦猴的魔力打碎了。蛋蛋說你可以走了,我不想看到你。
  瘦猴站起來,準備走出屋去,到了門口,他站住了,轉身對蛋蛋說:“不對,這是我租的……我馬上去退房。”
  蛋蛋開始尋找到一個新的靈魂,一個具有意料不到的靈魂。這樣的描述之所以能顯示出這樣強烈是因為小春的肚子里有這樣獨特的生命,也感受到了母體經歷著各種恐怖和冒險。簡單的線索,一種強烈的、奇妙的體驗給蛋蛋一個實體感的圖像,他幾乎能奇異地感覺到那團肉的重量,還有一種純精神的電波,一種使你感到不安、感到新奇的精神的電波,把你的幻想引向前所未經的路途,把你帶到一個朦朧空虛的境界,讓你感到自己一絲不掛的靈魂。

標簽: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