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當前位置:首頁 > 舞文弄墨 > 正文

第21卷第13節 步步危機

時間:2019-11-20 12:04:20 來源:www.hdwyzxw.cn 作者:正耀網 閱讀:
  太陽剛落山,天地間還有點朦朧光的時候,一個丑陋的男人坐在屋頂上,他的身軀隱在樓頂空調的陰影里,手里拿著點四五口徑的手槍。
  周圍看起來很安靜。7點整,從屋頂下來,從窗戶進去,小心地看了看路邊樹下停著的吉普車。那是贓車,他偷來的。
  “有什么問題嗎?”他問。
  瘦猴看起來有點窘迫,說:“哦,是的,我想是的。”
  鄭樹德冷冷地注視著他,臉上毫無表情,眼睛瞇起了一半,面色陰沉。
  “我上次告訴你,如果我10月14號回來,那你就能把小春帶給我,對吧?”他說。
  “我向你保證,出了點問題,”瘦猴說,“事實上我已經把小春帶到附近了,可是出了點問題,她懷孕了,老大,您不覺得帶著一個孕婦跑有問題嗎?她是個累贅,所以我……我顧不上……她跑了。坦率地說,我認為我沒辦法,要不然我和你也不一定能按時在這里見面。”
  兩分鐘后過去了。這回鄭樹德的行為不像剛才那樣謹慎了。他坐了下來點上一支煙。
  “你覺得自己做得好,對嗎?”鄭樹德問道。
  “是的,很棒,我們都安全了,這是最好的結果,不得不這么說。他們要是抓住我,會打死我的,打死我之前也會讓我說出我們要再者這里會和。我不敢想象那個事……”
  鄭樹德伸出手。
  “給我看看。”他命令道。
  瘦猴假裝沒聽懂,“什么,老大?”他揚起眉毛,露出十分驚訝的樣子。
  “我想要什么?”鄭樹德說。
  “美女和金錢。”瘦猴故作得意地咧開嘴。
  “我很高興聽你這樣說,小猴子。你到現在依然明白。那么你懂嗎?小春懷的是我的孩子,她因為我把她送給姿三四郎那個王八蛋正對我恨之入骨了,現在她跑了,不會再回來了,她不僅嫌棄我,還討厭我。還有一點很可恨的是,她帶走了我的骨肉,那是不是更好?你知道的,小猴子,我特別需要一個帥氣的兒子或者女兒,不像我這樣的,你現在把她給弄丟了,呵呵呵......”
  “你說的這些……我不大明白。安楚紅是個破鞋了,那你要她干什么呢?你有很多錢,買個美女也是可以的,何必讓自己戴個綠帽子呢?而且她那么恨你,走了更好呀!”
  “有兩個原因,”另一個人溫和地說,“首先我討厭帥哥。在蛋蛋的女人的肚子里下個種,這是不一樣的,我侵犯了他的尊嚴和人權,感覺到爽,成功……呵呵。”
  瘦猴松了一口氣,按照自己的思路求證說:“是呀,她不是你的女人,跟你什么事也沒有。”
  “小猴子,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小春跑了,帶走我的孩子,這是侵犯了我的人權,你說什么事也沒有,這不是瞎說嘛。我有雙重損失,這就是我所說的第二點。”
  “那......那事情已經過去了,我看就這么算了吧。女人如衣裳嘛。”瘦猴對鄭樹德這個道理還是有些不滿的,瞎扯什么嘛。
  鄭樹德的煙吸完了,兩手一攤,手掌向上。“你要這么認為,我也沒辦法。”
  “我覺得,對您來說,有錢就有一切。你拿了那湯姆森那50萬就不是個小數目。我被審查了那么多次,什么也沒說出去。”
  鄭樹德寬容地笑了,就像一個知道所有答案的人會耐心十足地滿足一位親密友人一時的興致一樣。瘦猴第一次看到看到鄭樹德的笑。那笑比鬼還難看,臉上的褶皺堆積在了一起,那張臉似乎被劃花了。常規的糾纏差不多解決了。他覺得身體里的壓力都被排了出來。
  “干得不錯,”鄭樹德說,“我們可以算有錢人了。現在最要緊的是從這里逃出去。”
  “對,野狐他們還在跟我們糾纏了,這幫孫子。”瘦猴立刻又警惕起來。
  鄭樹德目光一閃,咧開嘴,大笑起來。瘦猴也跟著大笑著。鄭樹德兩手拍了下瘦猴的上臂,手指緊緊捏住他的肱二頭肌,就那樣一直抓著他。瘦猴的笑聲未停,就感到自己的褲襠被特快列車撞上了一樣。他的頭猛地向前一沖,往下伸向被撞碎的睪丸。抓著他的人把右膝收了回來。瘦猴的笑聲變成了尖叫,喉頭“格格”作響,陣陣作嘔。他意識不清著跪了下去,試圖向前側躺在地上使自己好受點。
  鄭樹德讓他從自己的膝頭輕輕地滑下去,然后走到滑落的軀體身后,跨站在瘦猴的背部,右手繞著瘦猴的脖子從另一頭伸出來,抓住自己左手的二頭肌,左手抓住瘦猴的后腦勺,然后把脖子迅速而兇狠地左右一擰。
  頸骨折斷的聲音可能并不是很響,但在靜悄悄的夜晚聽起來就像小手槍射擊一樣。瘦猴的身體最后抽搐了一下就倒下了,像個不值錢的布娃娃,癱軟了下來。鄭樹德又勒了一會兒,才讓尸體臉朝下趴在了地上。死者的臉扭向一旁,兩手放在跨間,還抓著自己的褲襠,舌頭從緊閉的牙齒中間微微伸出來一點,被狠命地咬穿了一半,雙眼圓睜,盯著地上。
  鄭樹德快步走向窗簾,確認下方的車子還在。然后走回來,把旅行袋里面的東西都騰出來,在地上堆了一大堆。把一塑料袋錢和一塑料盒首飾挑走。
  最后他關上燈,在靠墻的一把休閑椅上坐了下來,等待心情平復一些。過了幾分鐘,他拿出自己的煙盒,把里面剩下的十根煙放到上衣口袋里,用空盒子做煙灰缸,抽了其中的一支。抽完煙,他把煙蒂小心地收起來,放在煙盒里。
  他前前后后地想了一遍,計劃著接下來的路線,他要去找安楚紅。抽完第二支煙,向窗外看去。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濃重的夜色籠罩著街道。他開了門,準備悄悄離開。
  接到群眾報警,四個片警佩戴著全套裝備,坐著一輛警車過來看看。
  一個中年男子蹲在螺旋階梯的旁邊。警察通過他的面前時,中年男子什么也沒說,指了指電梯東面的那個房間。三個警察茫茫然看了看那里,門正好打開,但人影一閃,似乎有人在的樣子。
  警察是唯一能合法地揭發他人秘密并予以糾舉的特權階級。
  當然,這只限于對方的行為可能觸犯法律的情形——但這個法律也是人訂立的,沒有絕對。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公開場合有權配戴手槍的人,就是特權階層。警員嘛?算最低級的吧。但不管如何藏著這種恐怖的殺人工具,不會受罰,也是一種優勢,普通人根本沒有這樣的資格,不論動機是什么,僅是持有槍械就是有罪,持有槍械就是非法行為。
  三個小片警今天帶著手槍,潛入別人家屋里。只因為他是警察,這算合理的。
  拉動后膛,子彈被送入膛室之中,準星瞄準之處是這個丑鬼的臉,手指靠在扳機上。客廳沒人,廚房沒人,主臥那個同事沒有聲響,剩下的兩人趕緊過去瞧瞧。
  臥室里,熊愛福還在,還有一個丑陋的男人跟他面對面,他們倆拔槍相向,一聲不吭,跟雕像似的。還有一個躺在地板上,沒有流血,但估計已經死了。
  “別動,放下武器,我們是警察。”三桿槍對著一個丑鬼,警察處于絕對的優勢。
  現在的話,能夠殺死這個丑鬼,但三個小片警也有人可能被對方亂槍射傷,甚至死亡。手槍并不是為了殺人才帶來的。片警不是武警或者刑警,他們沒有這個膽量,他們的槍一般是唬人用的。片警一點也不想殺了這個丑鬼,哪怕他就是個兇手,因為他的身邊有個尸體,相反地,如果這個丑鬼死了反而很傷腦筋,因為破案是件很麻煩的事。但是,有些事都就是沒辦法考慮得那么清楚,尤其是像丑鬼這樣的過路魔,無時不在,無處不在,能殺死也是一件好事。
  殺人是非常簡單的事,只要稍微彎曲一下右手食指的關節,命令肌肉稍微收縮一下子即可。跟搔鼻頭的癢差不多,有如痙攣一樣。
  現場的氣氛的確非比尋常。這座臥室中放射出來的不尋常的緊張感漲滿了整個房間,幾乎就要破裂。現在這幾個男人都變得恍惚起來,額頭沾滿了汗水,閃閃發亮。。
  丑鬼不恨警察,也完全沒打算跟他們對著干,因為片警也沒開槍的意思。
  他已經飛快地準備好了跳窗的繩索。三樓不高,借著床單的繩索,他跳了下去,滾兩滾,跑出小巷,爬上公路邊樹下的一輛吉普,飛似的,撞破路邊的一個牛棚,大幅向右轉彎,但沒有完全彎過去,擦著彎道路口一棵大樹的樹干過去了。
  “你......你怎么開的車,太......危險了吧?”那戶男主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站在破損的牛棚后邊呵斥起來,而后似乎覺得事情不對勁,聲音變小了。
  屋里的三個警察湊到窗前看著這一幕。其中一個警察問:“喂,鐵牛,你沒受傷吧?”
  “沒......沒有。我......”最先進入這個臥室的警察說。
  “我們快走吧!”又有一個警察建議說。
  “走什么走,沒看到死人了嗎?趕緊叫刑警隊過來吧。”最先問話的那個片警的膽子還比較大。另兩個被嚇糊涂了,臉色很差,像快昏倒的樣子。

標簽: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