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當前位置:首頁 > 舞文弄墨 > 正文

第21卷第14節 幫忙

時間:2019-11-20 12:04:16 來源:www.hdwyzxw.cn 作者:正耀網 閱讀:
  2549年11月11日,國慶節的下午,老湯姆和老夫子夫婦倆打電話找到了蛋蛋,知道蛋蛋跟特別行動組的冰妹熟識,他們希望他幫點忙。昨晚錢欣欣和林洋沒有回來,早晨一打聽才知道她們被緝私專案組的人抓走。錢欣欣走火入魔,頂風作案,她要將庫存的存貨趕緊處理掉,留著也是一樣危險。當知道那些貨值好幾百萬的適合,老夫子也就沒那么堅決阻止。
  蛋蛋已經在去朝鮮半島的路上,他要尋找小春的老家,跟她的家人聊聊,看看小春回去了沒有,如果沒有,有沒有什么其他消息。接到這樣的電話,他猶豫了一番,覺得還是回去幫忙吧,這相當于一個借口,因為他還沒想好,沒準備如何面對現在的小春,尤其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小春都成這樣呢,他還能要她嗎?她是否也愿意跟他一起呢?很明顯,從前的日子回不去了,兩人的心態必然都會有變化。愛情?愛情是這個樣子的嗎?它也是講條件的嗎?感覺它并不堅強,還如此的脆弱。不對吧?是愛情的成色問題吧?他又想到了花兒。他跟她也差不多。
  錢欣欣是12日早晨6點半被帶回浮洲社區白樓301房的,現在整個浮洲社區是專案組的大本營,游艇碼頭上停放的都是海警船和沖鋒舟,有海警在執勤。
  緝私組一處的緝私警朱海燕負責看管錢欣欣。朱海燕才20出頭,嫩得很,大家都管她叫小朱。蛋蛋去的時候,錢欣欣正在房間里溜達,看看這,摸摸那,后來干脆脫掉鞋,盤坐在沙發上,拿起桌上的小刀削起蘋果來,然后旁若無人地大口咀嚼,臉上還有微笑。小朱氣不打一處來,惡聲惡氣地讓她老實點,待會兒接受訊問。
  錢欣欣是在從溫州回來的路上,在福田市機場被抓住的,沒有被抓住現行的,她覺得還可以抵賴。她說:“女警官,天塌不下來,你們隨便抓人,我也沒有辦法,但我一宿沒睡,現在困死了。知道嗎?女人缺少睡眠老得快,不好意思,我得補上這覺。”沒等小朱發話,她躺在沙發上,真的睡她的覺。
  冰妹來到蛋蛋身邊,跟蛋蛋點點頭,一同看著屋里的情景,當她看到錢欣欣如此囂張,推門進去,她讓錢欣欣坐起來,老老實實地,等待審訊,冰妹的到來,讓錢欣欣有些緊張,她知道冰妹了解她的情況。中情局一處處長買買提也進來了,審訊開始,談話先是波瀾不驚的,可是為什么只是追查她丈夫陳齊鳴的問題呢?似乎沒她什么事?
  錢欣欣最擔心的是丈夫被抓,她自己肯定是跑不掉了,如果丈夫再被抓,那他們寶貝的女兒要托付給誰呢?她愛她的丈夫,愛那個家,丈夫有風度,有頭腦,有手段,是醫院的外科主治醫師,年初剛被聘為副院長,將來前途無量,可是如果丈夫也進去了,那他們家就完了。
  見錢欣欣已經由傲慢、冷漠變得心事重重,買買提覺得有必要先放一放。
  晚上10點,買買提和冰妹再次來到談話室,錢欣欣見到他們,馬上站立起來,顯得焦躁不安,但是她還是意識到不能輕易開口,買買提似乎看透她的心,對冰妹耳語道:“適當加加碼,也就差不多。”
  “聽說你女兒還在上幼兒園,6歲了吧?”冰妹聲音輕柔,可是錢欣欣的胸脯卻起伏起來,嘴唇緊咬。冰妹接著說,“你愿意女兒失去母親和父親嗎?”錢欣欣感覺自己的精神就要崩潰,她的頭腦只剩一個信念——不能牽扯出丈夫。
  “今年6月至7月,你和你丈夫還做了10多個貨柜,是吧?”買買提長突然說出這么一句來。
  錢欣欣臉色煞白,只感到頭暈胸部堵得難受,小朱扶著她坐到椅子上。錢欣欣趕忙說:“這是我自己做的,我丈夫不知情,他一直以為是我們診所要進貨,偶爾林洋有事的時候,而他又不忙時才幫我們開開車而已,這事與他無關,他不知道我在走私。”話說得急,像竹筒倒豆子一般,錢欣欣差點咳嗽起來,她吞了一口口水,祈求說,“真的,我沒騙你們。”
  買買提長跟冰妹相互看了一下,買買提長說:“好像沒道理,你走私,他有時幫著開車,你們又是一家人,沒理由不知道呀!”
  “真的,這是真的,他醫院里頭的事多,那有空做這個?都是我瞞著他做的。”錢欣欣更著急了。
  “好吧,那你說說看,我們聽聽,是不是跟陳齊鳴真的沒關系。”買買提長不急不慢地說。
  錢欣欣開始漫長的講述......
  小朱為錢欣欣辦理拘留手續。要將走私犯送上法庭,不光要查清她的走私事實,還要審清她的犯罪時的主觀故意性,這是認定其犯罪的要件之一。
  陳齊鳴是否參與香煙走私,這是個必須弄清楚的問題。11月12日,陳齊鳴已經被“監視居住”,他一直喊冤叫屈,一直說自己是無辜的。買買提長向老夫子講明陳齊鳴目前的情況,說能夠幫陳齊鳴說清問題的,只有他在西洲的妹妹芍藥,只有芍藥回來才能把事情講清楚。
  蛋蛋終于知道了,狡猾的買買提長想干什么,抓錢欣欣這種小魚對亞細亞走私根本沒多大價值,只是錢欣欣太囂張,不得不處理一下,可是當他們發現芍藥是湯姆森的老婆,還是西洲那邊亞細亞集團的境外汽車訂貨發運制單的具體經辦人,是個重要證人,掌握著亞細亞集團的大量有用信息,那就有必要誘導芍藥回來協助調查。
  老湯姆和他的大女兒比老夫子還急,林洋真的只是個開車的,有的也只是貪圖錢欣欣給的高酬勞,說定了出去一趟給500塊,不算太高,沒想到攤上這種事。她嚇得哭了起來。
  老夫子當場表示要盡快跟芍藥聯系,并且協助專案組做好芍藥的思想工作。
  西洲那邊,芍藥接到家里的電話,聽著母親的哭訴,想著這一家子要四分五裂,她不安地走動著,老母親蒼鷺而又凄涼的聲音像針一樣刺耳:“芍藥,你們兄妹都是父母的心頭肉,我不敢向東京緝私專案組保證你們的清白,但如果你哥哥確實沒有參與走私,你就是有天大的干系也得站出來為他說清楚,畢竟能解脫一個是一個。”
  “錢欣欣這個不知死活東西,被抓,活該!”蛋蛋心里暗暗罵道。
  知道蛋蛋參與了這事,芍藥打電話問蛋蛋怎么辦。蛋蛋安慰她說沒關系,他先幫著看看,有什么消息馬上告訴她,如果能幫得上忙,一定幫。芍藥說她可能會去美洲。她覺得自己是亞細亞集團的骨干,呆在西洲國可能也不安全。

標簽: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