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當前位置:首頁 > 舞文弄墨 > 正文

第21卷第15節 項莊舞劍

時間:2019-11-20 12:04:12 來源:www.hdwyzxw.cn 作者:正耀網 閱讀:
  11月15日晚上8點,芍藥撥通了家里轉告給她的緝私組一處電話號碼,第一次接通,她馬上摁掉,她感到緊張,渾身發冷。午夜,她再次撥通了那個令她害怕的電話號碼,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子渾厚的標準通用語:“我是緝私組一處,你是哪位?”
  “我......我是......陳齊鳴的妹妹......”芍藥抖抖索索,強忍著,沒有摁下電話,“喂喂,”電話那頭又轉來聲音:“我是緝私組一處的老盛,很高興你能來電話,就我們調查,你只是亞細亞集團的一名普通經辦職員,私底下曾經走私過幾輛小汽車,數目很小,犯的事也不大,希望你能回來自首,如果能有立功的表現,那么……回避不是辦法。還有,還有……”老盛急著補充,他怕芍藥又掛掉電話,“你哥哥的事,只有你能幫他說清楚,你要相信共和黨人,相信緝私組,我們一向實事求是。”
  這次通話后,想著想著,亂如麻的思緒慢慢捋順了,芍藥知道那頭想干什么了,再次打電話的時候,她做出了決定:“先放掉我哥哥,我愿意協助你們工作,將所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向你們坦白,不過你們必須保證我不會坐牢。”
  “行,我先跟領導反映一下。”老盛說。
  第三次通話的時候,老盛說:“我們領導原則上同意你的條件,不過也得看你的表現,如果你是真誠的,我們說到做到。”
  “我只是一個小女人,還是一個……”
  “行,行,那你先定個見面的時間和地點。”老盛步步緊逼。
  “不,先放掉我哥,我才會配合。”芍藥很固執,而且不容對方講條件。
  “行行行,今晚,我們就放你哥,不過,你記住了,我們專案組講信譽,你也別食言。”
  兩小時后,芍藥接到陳齊鳴的電話,,他是那樣歡天喜地,對她充滿感激之情,他說:“小妹,你可救了我,救了我們一家,小妹,你可得繼續幫幫大哥,你知道的,你嫂子已經進去了,我再進去,咱家就......小妹,他們保證只要你跟他們合作,我還回去當我的副院長,不過,你......你可能得......跟欣欣一個樣,不過回避也不是辦法,你不能跑一輩子吧,湯姆森要是跟你在一起,那還好點,可是這個混賬......”
  “哥,你別說了,跑了好,反正我......我也不要他了,可是哥哥......”芍藥在那頭哭了,“哥,我......我懷孕了,我懷了這個混賬的孩子,哇......”
  “什么,小妹,你......你懷孕了,那......那你一個人在外怎么行?趕快回來吧,我馬上跟緝私組一處的買買提處長說說,他們不能關你,絕對不能......”
  不久,陳齊鳴又打電話回來:“小妹,小妹,你在聽嗎?喂喂,你不會......”
  “你說什么呢?哥,要那個樣,他們不都早就看出來了。”
  “嗨,我都給關膽小了,你哥真是沒用。”
  “哥,你別這么說,你可是我們家的驕傲,如果你倒了,咱爸媽可受不了。”
  “哦,對了,我剛剛跟買買提處長說了你的事,他說只要你辦理取保候審手續后,他讓你回家,不關你,等孩子出生后再說,而且孩子生下來后,不是還不能離開媽嘛。小妹,這都是買買提處長對我說的,他對咱夠照顧的,你要配合,不要猶豫了。他說了,問題未查清之前,先把人放回來,這是沒有先例的,但是他擅自這樣做了。小妹,回來吧,我陪你去緝私組。”
  芍藥哽咽了,說不出話,她已經知道該怎么做。
  可就在芍藥決定離開西洲,回臺灣交代情況的節骨眼上,西洲亞細亞集團的人找上門來,威脅說:“你哥哥放出去了,跟你有關系?你可別上當,按共和黨人的標準,你回去就得在蹲一輩子監獄。”
  她拍桌子吼叫起來:“怎么?我哥出來一定跟我有關系嗎?我哥那是清白的,我和嫂子做生意,我哥根本沒參與。”
  發這么大的火,來人還能再說什么,但是芍藥的心里還是有了陰影。不行,還得再看看。

  又過了3天,芍藥那頭依然沒什么動靜,浮洲社區的白樓6層套房608室,緝私組的領導圍坐一起,他們在研究,在分析,在判斷。
  “芍藥跟蛋蛋很熟,那干脆,再讓蛋蛋幫我們一個忙,讓他跟我們一起去接回芍藥,有蛋蛋在,芍藥應該沒有戒心。”冰妹建議說:“不過,你們必須給他一個正式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順,否則沒理由讓他幫這個忙。”
  二處的盧進處長想了想,覺得可行,說:“這小子不錯,是個人才,身手好,頭腦靈活,我喜歡,可是他長得太帥了,中情局肯定是不合適,這么帥很容易暴露身份的,給他個什么身份?”
  冰妹連連對領導身邊的李逢連使眼色。李逢連,人稱老李,是個老特工,長期在隱秘戰線上摸爬滾打,練就很強的職業意識,這次他給盧進處長當副手的,他接口說:“我說老盧,別太挑剔了,就讓他到我們中情局吧。不給這孩子一個合法的身份,他會很麻煩的,這次的事不關他的事,他惹上了,很多人會修理他的,搞不好,他的小命會沒了的,你知道這次我們惹上的是些什么人!要不是有首相頂著,要不是蛋蛋和冰妹提供的公文包,誰敢動手呀。既然大家都怕,那也得為這個孩子想想,對吧?所謂狗拿耗子,名不正則言不順,這是行業的大忌。”
  “行,中情局就中情局的,就說他是中情局外圍的的工作人員吧。”盧進處長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小吳同志,你說他叫什么名字,蛋蛋嗎?”
  “蛋蛋是他小名,他叫劉永等,不,他應該叫陳阿泰。”
  “他到底叫什么?你怎么還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呢?”盧進處長有些不滿,要不是這次冰妹的表現突出,他真懷疑這個中情局的老特工的偵查能力。
  “這孩子的背景有點復雜。”冰妹笑了起來,把有關蛋蛋的一切梳理解釋一下。
  “真像你說的,這小子背后的故事都快趕上一部電視劇。”聽了冰妹的介紹,盧進處長和買買提等人都笑了,盧進處長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們想保護他,怕別人報復他,對嗎?”他點點頭,停了一會兒,“行,他這次幫了我們這么大的忙,我們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暫時我們就叫蛋蛋好了,以后他想叫什么名字讓他自己決定,我們可以給他一個身份,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也是一個理所當然的身份。但是,能不能成為特工,這事兩說,我們得測測他,特工不是白送的,這種事不是禮物。小吳,不,還是老盛,這事你來管,不許開后門。”
  “行,沒問題。我見過他的身手,問題不大,”老盛說,“等等,你說他還獲得一個什么玉雕金獎,他是個玉雕師嗎?”
  “對,第14屆大都工藝美術博覽會玉雕組金獎。他是我們中情局有史以來最有藝術修養的特工。”冰妹說。
  “哈哈哈……”

標簽: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